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褔先生小说网 Mr.fo > 都市言情小说 > 和妹子一起修仙最新章节

第五十二章 人是会变得

和妹子一起修仙 | 作者:十里银滩 | 更新时间:2017-08-13 10:07:33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极品全能学生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绝色总裁爱上我都市全能高手天才高手在都市最强兵王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和妹子一起修仙最新章节!

  刘长风静静的坐在小湖边,还是上次的公园,还是一样的地方。

  断掉的柳树已被人移走,剩下半截树桩。树桩边围着不少老人,叽叽喳喳也不知在谈论什么。

  刘长风望着波澜不惊的湖水,他闭上眼睛,运转《元元经-基础篇》开始调养身体、恢复真气。

  这次入魔来的太突然,但现在看看来也是预料之外,情理之中。

  前世刘长风是灵魂状态,心中的执念不过是灭掉礼家为亲朋好友复仇,当执念完成后,心魔自然消散。

  但重生后他的心魔不仅是礼家,也有打破天道成就永生,和前世的恩怨情仇。在礼家覆灭后他本能的松懈、麻痹,这才给了心魔可乘之机。

  “还是我过于松懈,这才给了心魔可乘之机。礼家虽然覆灭,但修仙路上荆棘密布,危险重重。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披荆斩棘,才能保护亲朋好友,才能打破天道获得永生。这次的事情给了我一个教训,修仙之道,不进则退,不生则死,唯有强大,才是一切的核心。”

  刘长风吐了口气睁开眼,他的眼神满是坚定。一只金鱼从湖中跃出,又落入湖面,荡起点点涟漪。

  “难以置信,这般粗大的柳树竟然断掉了。当初我来锻炼的时候,可是看的傻眼。”

  “据说是雷公打的,这柳树有成妖的可能,故而天降雷霆,将这柳树给灭了。”

  “我说你能别宣传封建迷信吗?还雷公打的,直接说这柳树被雷劈了不就得了。另外孙老头更是离谱,竟然说什么是一个年轻人一掌劈的,简直是神经不正常。”

  刘长风路过的时候这才听明白,感情这群老人为那颗断掉的柳树争论不朽。他笑了笑,摇摇头朝外走去。

  “是他,就是他!是他打的!”

  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个发须斑白的老人,他便是大家口中“神经不正常”的孙老头。也是他第一个宣传这柳树是被一个小年轻一掌打断的。

  众人自然不会相信他,一颗几个合抱粗的柳树怎么可能被人一掌打断!?就是泰森巅峰时期也不行啊!

  刘长风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仿佛动物园里的动物,让他心里不爽。

  心念一动,风之真气发动,刘长风神情化作一道风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消失。

  “什么!?人呢?人哪里去了?”

  “我的天啊,难道那年轻人是神仙,不然怎么会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哈哈哈,我没骗人,我老孙没骗人!他是神仙,上次就是他一掌打断柳树的,现在你们信了吧。”

  众人神情愕然,满心的震惊。他们中大多是老人,不少都有些封建迷信的思想,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讨论的兴高采烈。

  第二天,这柳树旁便被好事的老人立上了“仙树桩”的牌匾,上面还雕刻着事情的大致过程,以及见证老人的签名。

  很多年后,“仙树桩”成为临南公园内的一道著名风景,吸引了无数游客前来观光旅游。

  当然,这些刘长风可不知道。直到多年后故地重游他才明白,当初怕被围观一走了之的事情竟然引起了那么大的风波和误会。

  出了公园,手机响了起来。

  刘长风拿起一看,竟然是赵倩打来了。

  “刘长风,是我,我想请你吃顿饭,不对,是我家人,为了堂哥的事情给你道个歉。我已经答应他们了,拜托你一定要赏脸,我不然我会被大人们埋怨死的。”

  赵倩的声音抑扬顿挫,带着几分哀求和撒娇。

  刘长风皱了皱眉头,他思考片刻便同意了。赵倩到底是谢安冉的闺蜜,看在谢安冉的份子上,这个面子得给。

  赵倩家里,她此刻正趴在床上,放下电话舒了口气。

  脸上浮现出笑容,接着又微微皱起眉头,她看着手机上备注为闺蜜的谢安冉号码,手指轻轻在上面摩擦。

  此刻赵倩心里满是矛盾和纠结,谢安冉是她最好的朋友和伙伴,邀请刘长风吃饭,首先应该先通知谢安冉。但是莫名的,她觉得这次事情是邀请刘长风,和谢安冉并没有什么关系。

  “赵倩,事情说的怎么样了?”

  外面响起母亲的声音,赵倩舒了口气,将手机放下,谢安冉的电话却是没有拨打出去。

  “好了,刘长风已经同意了,晚上答应去‘花屋大酒店”。”

  赵倩连忙笑语嫣然的走了出去。

  客厅里,一群人正坐在外面,赵夏阳一家陡然在其中。

  此刻的赵夏阳面色灰白,脸上满是颓废,胡须拉茬,没有一点当初在火锅店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模样。

  听到赵倩的话,他猛然抬起头来,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笑容。

  “那就好,那就好。”

  ……

  刘长风先去接了谢安冉,将赵倩的事情简单说了一番。

  “赵倩没告诉我啊?”

  谢安冉有些迷惑的瞪大眼睛。她的话让刘长风皱起眉头。

  “你会不会记错了?或者赵倩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到?”

  刘长风推测的问道,他之所以答应赵倩,完全是看在谢安冉的面子上。赵倩也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在他看来赵倩必然会通知谢安冉的。

  “应该是的,我先前在帮妈妈洗衣服,应该没听到吧。”

  谢安冉笑了笑,心里却满是疑惑。这只是借口,即便是洗衣服她的手机也装在口袋里的,只要铃声想起,她不可能听不到。

  不过她不得不这么说,因为赵倩是她的闺蜜,而且这个闺蜜以前和刘长风的关系很差。

  如果让刘长风知道赵倩并没有通知她,以他的脾气,很可能这次聚会便不会参加了。

  见谢安冉这么说,刘长风点点头,也不在怀疑。前世赵倩为了谢安冉身死,让刘长风本能的没有去怀疑对方。

  两人打了一辆车朝着赵倩说的约定地点行去。

  花屋大酒店。

  任何带了“大”字的酒店,实际上都不大。而真正的大酒店根本不会把“大”字放在名字上,反而会使用其他的名字。

  或许这就是缺什么吆喝什么。

  花屋大酒店在临南也就是二流的酒店,不过据说菜肴味道不错,在当地还是有一些口碑的。

  赵倩、赵夏阳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赵倩还算正常,眉宇间蹙起,带着几分纠结。而赵夏阳则急不可耐,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

  “赵倩,你说刘长风会不会不来了?会不会放我们鸽子?”

  他眉宇满是紧张和担心,这些日子他过的犹如行尸走肉。当片警每日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昨天他还因为一对小夫妻吵架,出警调解的被误伤。结果好不容易搞定了这对小夫妻,又遇到老年痴呆记不得回家的路,却记着有问题找警察的患者。

  几个小时牛头不对马嘴的交谈,让他崩溃。回到家里他嚎嚎大哭,险些产生了轻声的念头。

  赵夏阳父母实在看不下去,这才联系上赵倩父母。找赵倩帮帮忙,给刘长风道歉一番,能不能让刘长风高抬贵手,让赵夏阳从民警部门调走。

  “师傅,不用找了!”

  刘长风递过二十块钱,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走了下来。

  刘长风到了,赵倩和赵夏阳面上都浮现出惊喜的表情。赵倩急急向前走去,接着她的脚步停顿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

  “赵倩!”

  谢安冉从出租车后排走下,挥舞着手一脸高兴的对她打招呼。

  赵倩很快便调整好状态,拉着谢安冉的手有说有笑。

  在进入大厅的时候,她张望四周,无意的的问道:“谢安冉,是刘长风去接你的吗?”

  谢安冉点点头,她望着赵倩目光带着几分疑惑。

  “是啊,赵倩,我看了手机,为什么这个事情你没通知我呢?”

  这是她心中想不通的地方,以两人的关系,如果赵倩开口,她自然会通知刘长风,并且有她帮着说话,不管什么事情,成功的几率都会大一些。

  起码,在谢安冉看来,她是刘长风的女朋友,仅此一个身份,便足够了,不是吗?

  赵倩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引起了谢安冉的疑惑。

  她撩了撩头发,拉着谢安冉的手笑着对边上弯着腰一脸媚笑紧跟着刘长风的赵夏阳努了努嘴。

  “今天是我堂哥给刘长风赔罪,我都不想来咧。简直是丢人丢大发了,我到宁愿你今天不来,这样我也不会在你面前丢脸。不过你今天来了,以后可不许笑我。”

  她的解释让谢安冉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她明白赵倩是要面子,怕丢丑,这才没有通知她。在谢安冉看来,这恰恰符合赵倩的性格。

  “这有什么笑不笑的,我们是什么关系。嘻嘻,放心吧,我会当作没看到的。”

  两人拉着手有说有笑的朝包厢走去,赵倩心里舒了口气。

  大门推看,赵家人腾腾的站起身来,只有首座上的一个老人依然坐着,目光审视的打量刘长风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拉开椅子,一脸的笑容。

  “刘队长是吧,真是年少有为,风姿不凡。来来,坐这里。”

  他是赵夏阳的父亲赵川普,为了儿子的事情,他这段时间找刑警队的老同事调查了一番。这越是调查,他心里越是惊讶。心思缜密,智慧超群,与细节处探寻真相。几个大案、要案的破获在省里都引起巨大轰动。

  在赵川普看来,不出意外,刘长风前途不可限量。

  刘长风点点头,拉开边上的椅子对谢安冉招招手,这才坐下。

  一边的赵倩神情滞了下,因为谢安冉坐的位置本来是她的位置。但她没说什么,转身坐到刘长风对面的座位上。

  “刘长风,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大伯,这是我大婶,这是我爸,这是我妈,这位上座的是我大姑丈,上任临南警局的副局长。这位是我同学,也是我好闺蜜的男朋友,刘长风。”

  赵倩微笑着给双方一一介绍。
和妹子一起修仙最新章节http://www.mr.fo/hemeiziyiqixiuxi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男神入我怀狼性小叔,别玩我!爆萌狐宝:神医娘亲要逆天军少宠不停:宝贝,专心点惹火小军嫂:首长,狠强势徒弟好甜:教授的心尖宠蜜捕鲜妻:冥少,请下套!恶魔欺上身:甜心,亲一个!甜宠上瘾:丫头,好呆萌!重生军婚:首长大人,别硬来